您的位置:
主页 > 常识人科 >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

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阅读429|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725

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艾蜜莉.狄金生(Emily Dickinson)

译|赖杰威(George W. Lytle)、董恆秀

J#605

The Spider holds a Silver Ball
In unperceived Hands —
And dancing softly to Himself
His Yarn of Pearl — unwinds —

He plies from Nought to Nought —
In unsubstantial Trade —
Supplants our Tapestries with His —
In half the period —

An Hour to rear supreme
His Continents of Light —
Then dangle from the Housewife's Broom —
His Boundaries — forgot —

蜘蛛

蜘蛛握住一颗银色的球
以看不见的手 —
轻姿曼舞地
鬆开他的珍珠丝线 —

他在虚无裏辛勤往返 —
从事无实质的交易 —
在我们的绣帷上裹上他的 —
于极短时间内 —

一小时织就无以伦比的
他的光之国土 —
接着在主妇的扫帚摆荡 —
他的边界 — 被遗忘 —

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赏析

  诗一开始我们看到,一只蜘蛛优雅地做着他的编织,像舞艺高超的舞者,举手投足无一不美。但也觉得滑稽。他像梭子来来回回,兴致高昂,将他的梦以丝线编成一张「光之国土」,还免费在我们的旧绣帷上铺上他新织好、银光闪亮的作品。而就在「自我感觉良好」,很有成就感之际,正在打扫的家庭主妇毫不领情地扫把一挥,我们的艺术家蜘蛛就此在扫帚上摆荡。他的国土遭到入侵,边界被破坏,所有他的存在与作品皆被遗忘。

  诗第一行「银色的球」(Silver Ball),狄金生以大写表现,也许另有涵意。蜘蛛所编织的银色的球,一方面是具体的实物,一方面或有象徵意义。圆形的球可能指向王权宝球(the royal orb)。根据大英百科全书对「王权宝球」所作的解释,王权宝球为王权统治的象徵,通常由贵重金属和珠宝製成;同时,权球顶上装有一个十字架。圆形的球为和谐之整体宇宙的象徵,此象徵可追溯至古罗马人将其与天神朱比特联结,如此皇帝就可作为天神朱比特的人间代表。其后的基督徒将此古罗马人的权球象徵加装一个十字架,将象徵意义转为基督教统治全球。

  诗最后一节,我们看到蜘蛛织就了一个「光之国土」,因此,手握银色球体的他对光之国土可以行使至高无上的王权。只不过,这个统治权不及于人类,所以此一光之国土的边界最后被主妇丑陋的扫帚破坏,而国土遭到入侵的他终究失去了他的王权。从另一个角度看,蜘蛛美丽的光之国土正当闪闪发亮之际,转眼间即消失成空,也意味着世间所有事物(包括艺术与权利)的本质皆脆弱、短暂、易逝,正所谓「人间繁华落尽一场空 」。虽然这首诗可能有此意涵,不过整首诗的语气是轻鬆幽默中带着些许忧伤。

J#1755

To make a prairie it takes a clover and one bee,
One clover, and a bee,
And revery.
The revery alone will do,
If bees are few.

大草原

造一座大草原需要一株苜蓿与单一蜜蜂,
单一苜蓿,与一只蜜蜂,
与幻想。
仅仅幻想就能独立完成,
若缺少蜜蜂。

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赏析

  这首诗的形式和语气让人想到食谱。若依样画葫芦改成姜饼食谱也无不可:

To make the gingerbread it takes
1 quart flour
1/2 cup butter
1/2 cup cream
1 tablespoon ginger
1 teaspoon soda
1 teaspoon salt
Make up with molasses
Bake at 350° for 20—25 minutes

  这个食谱也确实是狄金生做姜饼的食谱。与她通信频繁的贺兰德太太问她要怎幺做好吃的姜饼,可以给个食谱吗?狄金生当然乐意给,而且在获知朋友试验成功后,很高兴她的食谱管用。狄金生的姜饼在安默斯特也可说是一个传奇。

  这首由五行仅二十七个字组成的诗,「clover」就重複两次,「bee」重複三次,「revery」重複两次,似乎是在强调这三者是构成大草原的三大支柱。苜蓿与蜜蜂为具体的植物与动物,而幻想则是抽象名词。根据这首诗,当诗中人看到大草原时,首先映入其眼帘的是一大片的苜蓿,接着是蜜蜂嗡嗡採蜜,然后他的幻想开始飞翔。

  根据凡德勒(Helen Vendler)的解读,狄金生在第一、二行玩起不定冠词a与数字一的游戏。第一行「一株苜蓿与单一蜜蜂」(a clover and one bee)裏,单独一只蜜蜂仅需一株(非特定)苜蓿让它吸蜜(带有性意象),而「苜蓿」与「蜜蜂」以连接词「and」连接形成共同体。但到了第二行,两者则以逗点分开,成了「单一苜蓿,与一只蜜蜂」,然后以逗点结束第二行,接着是第三行的「与幻想」。三者是构成大草原的要素,相辅相成,但也各自是独立体。而「幻想」自成一行,可见它的份量最重,因为单单想像力就可创造大草原 。

  这首不到三十字的短诗,狄学专家凡德勒说:「似乎总结了狄金生的全部作品。她寄情于苜蓿与蜜蜂,将之入诗,又倘若自然不提供真正的实体,藉由幻想,她仍可创造出她的北美大草原。」

(本文为《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部分书摘)

 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书籍资讯

书名:《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诗选Ⅱ》 The Poems of Emily Dickinson Ⅱ

作者: 艾蜜莉.狄金生(Emily Dickinson)

出版:木马文化

[TAAZE] [博客来]

相关文章


金狮贵宾会中心_博天堂手机客户端官网|商务技术|人科网络|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