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关注知道 >评论》台湾有历史小说吗?如果有,时代小说呢?回应2017好书 >

评论》台湾有历史小说吗?如果有,时代小说呢?回应2017好书

阅读214|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131

评论》台湾有历史小说吗?如果有,时代小说呢?回应2017好书

2017年11月,阅读誌在〈OB短评#62〉与〈「穿越」是为了爱与改变:评杨双子《花开时节》〉书评中,郑重向读者介绍《花开时节》一书。2017好书奖公布后,不同评审对本书的不同评价,也引起许多珍贵的讨论,带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小说创作的不同面向。编辑部邀请作者杨双子,从创作者的立场,回应评审意见,希望在诸多重要的讨论中,留下属于作者的声音。

去年底,《花开时节》新书巡迴行至东部,我在花莲下榻的那个夜晚连续收到数封来讯,「入围年度好书决审欸恭喜」、「评审说词有点莫名其妙啊」、「《花开时节》被刷掉的理由超瞎!」

2017年年度好书奖文学类评审报告出炉,《花开时节》出局的判决理由是:「部分评审认为,本书的『穿越』梗设计可更完备,且大众文学的『时代小说』仍难以取代书写历史事件的正统历史小说。」

我不意外此类文学正统为尊的说词,意外反倒来自这部作品以娱乐小说之姿进入决选,不由得为此窃喜。可是,文学同温层里乱石崩云惊涛裂岸,此事并没有止步于我与亲友的私讯。说到底,这个评语捲起千堆雪的癥结是什幺?

我想试着回应这件事情。

台湾有历史小说这个文学类型吗?

既然已经提到「大众文学」,且从这里开始吧。

战后台湾的大众文学里面,足以梳理发展史脉络的5个代表性类型是「爱情」、「武侠」、「恐怖」、「科幻」、「推理」。(注1)现阶段的台湾书市,较具规模且能够明确指出类型叙事公式的,实际是「爱情」与「推理」,近年声势渐显的新类型则有「奇幻」。问题来了——「历史」是大众文学的一个类型吗?如果不是,那幺历史小说是纯文学/严肃文学吗?(注2)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聊聊当代台湾的历史小说。

不同于一般虚构的小说,历史小说有所本又不能完全本,故事情节背景设定必须贴近历史却不能贴得太紧,否则沦于史书白话翻译;也不能太开,不然天马行空,变成奇幻小说。(注3)

这是书人果子离的说法。若问严肃文学与大众文学的分界,果子离的立场明确,直言「类型小说里,历史小说最难写」,提到的台湾作品是陈耀昌《福尔摩沙三族记》、高阳《荆轲》、《胡雪巖》三部曲、李敖《北京法源寺》。

就此论点,历史小说当是以虚构之笔填补史书空白缝隙的娱乐作品,而当代台湾对历史小说的认知,其实大致也就是这个轮廓样貌。若对普通读者提问:「假设严肃文学与大众文学是位在文学光谱的两端,历史小说会是在哪一端?」我想,历史小说恐怕还是更靠近大众文学这一端吧。

此时再回首看看OB评审报告,「大众文学的『时代小说』仍难以取代书写历史事件的正统历史小说」——或许可以理解这段评语遭受批评,至少是因为它看起来像极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行径,窄仄的领地不思扩张,还要排除异己,岂不是吃相难看吗?

这是其一。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历史小说vs时代小说

台湾有历史小说这个文学类型吗?如果确实有,那幺有时代小说这个文学类型吗?

在日本,历史小说与时代小说各自存在明确的文类定义。但当前的台湾,历史小说类型可能还差一批有力的后继者以持续进行补完计画,时代小说更是留待论述的未萌芽阶段。

然而,评审报告论及历史小说与时代小说,分别是这幺说的:「书写历史事件的正统历史小说」、「大众文学的『时代小说』」。受限于评审报告的篇幅,我们无从得知会议讨论里历史小说与时代小说两个类型的细緻梳理,仅能根据关键字捕捉其核心观点,使得这段话读起来会得到几个初步的感想:

历史小说是严肃文学,时代小说是大众文学;历史小说历史材料丰富,时代小说追求娱乐价值;历史小说因为遵循历史事件开展而地位正统,时代小说没有贴近历史事件而位列边陲……

历史小说和时代小说的定义,具体来说到底是什幺样的?这里没有答案,只有因为这两个加上标籤、对立起来的名词——「书写历史事件的正统历史小说」vs「大众文学的『时代小说』」——所强化的一个观点再次被突显出来:小说的历史材料越丰富,其正统地位越稳固。(对历史小说有所涉猎的专业读者,或许也可以指出,选择政治正确的「历史事件」通常也会直接影响它的「正统」等级)

历史小说在台湾,经常给人硬梆梆、难阅读的印象,实则跟这个观点脱不开关係。正因为如此,当代台湾历史小说相应而生的,就是「历史材料先行、小说技术退位」的弊病。

这个问题早已经深受识者批评,如朱宥勋便自言曾在许多场合提及历史小说的病灶在于「疯狂塞史料」。对于本文所提的评审报告,朱宥勋也在脸书开直播回应:「在台湾大多数的本土小说的文类里面,品质良率最低的,绝对是历史小说,没有之一。」而该直播影片的说明,直接就是这样一行:

时代小说vs「正统历史小说」?写得烂的东西就不要谈什幺取不取代了

说到底,「大众文学的『时代小说』仍难以取代书写历史事件的正统历史小说」,这话无异直接认定「书写历史事件」在文学大义上胜过「大众文学的娱乐性」,亦正是这个观点使得评审报告在各处掀起波涛。毕竟极端的说,这套说词可以这样解读:书写历史事件的历史小说就算再难看,也还是胜过以真实历史为背景但不是书写历史事件的好看的时代小说。怎幺不令人咋舌?

这是其二。

严肃文学比大众文学更优秀吗?

让我们重回更早的提问:「假设严肃文学与大众文学是位在文学光谱的两端,历史小说会是在哪一端?」

这个问题有陷阱。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先回答,大众文学与严肃文学究竟怎幺分别?而事实是,历史小说和时代小说可以存有操作型定义,但严肃文学和大众文学基本上做不到,这更多涉及文学典律的形成与文学场域的权力运作。

关于严肃文学中的经典如何建构,在如今文学学术圈已有许多讨论,也为更多读者指出这个事实:一本备受「文坛」看重的作品,不等于好的作品。

我无法在这里细緻申论这个话题,可是,儘管不阐述这个大哉问,我也可以指出大众文学内部存在良莠之分,正如同严肃文学内部存在高下之别,而好的大众文学之能够触动读者、改变时代,逻辑上其机率必然会胜过坏的严肃文学。就此而言,严肃文学与大众文学二者的座标是光谱平行的两端,并不是位阶上下的两极。

我的这个观点,很可能也是我同温层普遍拥有的观点。这解释了为什幺评审报告一出,随后就阴风怒号,浊浪排空,因为评审报告「正统无可取代」的观点,显然导向了「严肃文学比大众文学更优秀」的结论,而这两个观点不是明显牴触吗?

这是其三。

「穿越时空」元素作为癥结的可能性

我想试着回应评审报告在文学同温层里震荡的缘由,于是有了以上其一、其二、其三的观察说明。不过,上述论点都是始自「历史小说vs时代小说」。重读一次评审报告,其实关键的前半句是「部分评审认为,本书的『穿越』梗设计可更完备」。

关于穿越,报告中谈得很少,后来我侧面耳闻,评审认为穿越时空的安排缺乏细緻处理,且即使女主角带有穿越人士的知觉,但她的「穿越优势」在故事里并无发挥具体功能,穿越梗因而可有可无,成为作品的硬伤,才使《花开时节》落了下乘。

所以说,「穿越时空」元素之于《花开时节》的必要性到底是什幺?

这个问题我完全可以再写一篇三千字文章回应,而在这里考量篇幅与重心,容我仅能扼要说明其必要性中最重要的一个:

唯有当代台湾人穿越到日本时代,方能突显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

作家廖梅璇的《花开时节》书评第一句如是说:

「还真是没有看过穿越到台湾的日本时代的小说呢。」这句《花开时节》主角的心声,也是我乍见此书,第一个萌生的念头。(注4)

如同廖梅璇留意到的穿越细节,台湾本土言情小说与中国网路爱情小说中的「穿越小说」类型,确实不曾存在任何女主角穿越时空回到台湾日本时代的作品。(注5)这是为什幺?

更精确的问题,就是问题的答案:为什幺没有当代台湾女人穿越回到台湾的日本时代?为什幺当代台湾女人绝大多数都是穿越时空回到中国的古代?

很显然,「穿越时空」将当代与古代串连成一个线性的历史关係,揭示的正是一个国家/族群对自身历史的具体想像。此前我们没有读过穿越到台湾的日本时代的小说,正由于那些作品生成的时代,其作者与读者的历史观点,1945年以前的台湾面貌都是模糊乃至于空白的——夸张的说,1945年以前的台湾,是不存在的。

这就是为什幺《花开时节》让女主角穿越时空,并没有让她藉由现代性知识称霸一方,也并未令她藉此扭转历史,而仅仅只是将她安置于1945年以前的台湾时空。因为只需要这个安排,就可以揭示台湾不是1945年起嫁接中国历史而生的一块岛屿,而是拥有自身血脉历史、始终属于台湾人的台湾。

就此而言,这个「穿越」的设计是出自于严肃文学的命题。

评审报告所呈现的评审观点,若说是以严肃文学角度出发,我认同评审无法接受《花开时节》所承继的台湾本土言情小说文类穿越公式太过粗糙——我是说,我确实承继了便宜行事、毫无解释、跌倒车祸坠机落谷任一方法说穿越就穿越了的「穿越小说」的传统——可是,直接将《花开时节》里的「穿越」视为娱乐文学的套路,导致评审忽略「穿越时空」设计里所蕴藏的国族议题,以及这个设计之于《花开时节》的必要性,这一点,则或许是我大众文学研究领域同温层里小小波涛的来由。

这是其外。

行笔至此,其一其二其三以及其外,彷彿旁观视角,说到底都是我的观点。但身为《花开时节》的作者,如果要我更加直白地回应《花开时节》的出局理由——「部分评审认为,本书的『穿越』梗设计可更完备,且大众文学的『时代小说』仍难以取代书写历史事件的正统历史小说。」——到底会怎幺回应呢?

我会说,娱乐的穿越元素,可以出自严肃的文学命题,严肃文学亦不妨向大众类型取径,如同历史小说和时代小说是竞合关係,没有谁要取代谁,也没有谁可以取代谁。能够入围,我很荣幸。没有获选,深表遗憾。


花开时节
作者:杨双子
出版:奇异果文创公司
定价:38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杨双子

本名杨若慈,1984年生,台中乌日人,双胞胎中的姊姊。
百合/历史/大众小说创作者,动漫画次文化与大众文学观察者。
国立中兴大学台湾文学与跨国文化研究所硕士。曾获国艺会创作补助、教育部硕论奖助,以及文学奖若干。出版品包括学术专书、大众小说、动漫画同人誌。
现阶段全心投入创作台湾日治时期历史小说。
Facebook:猫品'漫画中毒_百合,爱有力
Blog:杨双子_百合,爱有力

相关文章


金狮贵宾会中心_博天堂手机客户端官网|商务技术|人科网络|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