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测评中心 >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

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阅读645|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778

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李家麟:「我一直踩一条线,不做犯法事,但永远在边缘,可以买水,但不会买眼罩,不想你们冲,但你冲完受伤,我会帮到底。如果政权连我都要郁,就是它越界。这条线其实很值得企的,站在最近支援,你不是他们,但就形成一个更大的『我们』。」(冯凯键摄)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外出医疗,李家麟背包裏的必备物品。(冯凯键摄)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立法会大楼内多处留有示威者对政权的不满和质疑。(资料图片)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疗伤达人中医李家麟 运动终极胜利 在于回应自己

七一游行过后,夜深食店裏电视直播着示威者攻佔立法会会议厅的情形。侍应围起来观看,连厨师都从热厨房跳出来加入,这边一句「咁入咗去有咩用?」那边一句「毁坏公物,啲警察去晒边?」紧握饭碗,我想像类似讨论那刻正在全港大大小小的荧幕前蔓延。

漫长的一夜过去,翌日看见facebook专页「悬壶善学堂」早上发布一张告示回应。告示指病人若重视自己的健康前来求医,同时又认为关心社会的年轻人抵死,谢绝来访,「呢度无医师想见到你,老细话嘅」。扫下去,发现这间医馆在六‧一二已发帖公布「中医义诊小队standby」,呼吁有需要可私讯告知伤患状况,相约看诊,「不限于今天,从伞运到现在,我们都希望为被不人道残害的市民疗伤」。隔天与这位「老细」在不用看诊的下午见面,开始时他分享自己在两次运动中的相似定位和不一样的义诊经历,说到最近看诊时,惊讶示威者「咁伤」,对方却只是无奈笑笑,李家麟医师向记者重演当时自己的错愕表情,张开口,话就悬搁半空。

此时,咖啡店店员上前给我端上一杯草莓摩卡,李医师便回过神来,以熟客口脗介绍说,「这杯叫做悲叹莫名」。

一‧受伤示威者 善良平和清晰

「说真,这次是有点转变的,我的sample size很小,但我看见上次伤者比这次激动很多。」回忆伞运清场后,李家麟同样为害怕到医院会被拘捕的示威者诊治,「被打伤或者食弹后,上次比较愤怒,对政府不回应、用暴力方法执法好嬲,那种仇恨、对立很明显」。伞运期间,他多晚在旺角通宵留守,清场时协助示威者爬上石壆逃走,因此非常贴近警察防线,他亲眼目睹被拉到防线后的人继续被棍打,质疑即使遇上反抗,相信警察亦受过徒手将人制服的训练,直指暴力的意图。事后,他从前来求医、身形瘦小的女孩身上十四道警棍伤痕,不情愿地确认了前线执法人员的心狠手辣。而事隔五年,眼前又是抗争中一个个不敢到公立医院的伤者,他慨叹,伤痕固然怵目惊心,但这次最叫他深刻的是这些受伤示威者的善良温和,「直情没讲过『这个政府正乜乜』,大家都是『唉』,个个都知道行动有什幺后果,当然这个后果不合理,但都是想清楚才做,不是出于仇恨冲动」。

网上贴出诊治呼吁后,一些有意加入的医师、护士曾私下跟他联络,但为了保障病人私隐,他只跟真正认识的人合作。但专页上列明医馆地址,不怕警察上门?李家麟说因此会尽量流动诊治,「几时睇、哪裏睇、如何睇,我们都不会透露。」合共十数名求医者当中,有因逃跑扭伤,有因承受胡椒喷雾和催泪弹而眼睛或皮肤肿痛、气管不适,也有人被警棍击伤,李家麟会为他们治理。另外也有人传来照片描述伤势,「有人对眼两天都痛,还有点肿 ,问我点算,我就说可以试试买盒全脂奶找棉球抹一抹,通常很快好」。释除应否求医的疑虑,减低在医院被捕的风险。

没有视死如归 是视自由如归

求医的人之中,他记得有一个「好夸张」,知道治疗免费,却反问可否缴付诊金,「我想想,有些人可能有能力,不想用别人的资源,那就给啦。我说ok啊,他就告诉我过几天有钱再过来,很文雅地用了一个四字成语说自己最近『囊中羞涩』」。李家麟焦急地着他马上过来,叫他记帐,以后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见面时那个男生的有礼温顺叫他难忘不已。七一晚上,李家麟在金钟,搭上尾班地铁回家前,他亲历离立法会範围一段距离外的撤离状况,这几天遇到说年轻人「视死如归」的评论,他都会强调想像过于暴烈,「真的不是视死如归,如果是,就不会入去抬番四个人出来,就不会一知道四个人出来后就慢慢向中环撤退」。他顿了顿说:「他们是视自由如归,视人权如归,总之不可以践踏人权和自由。视理性如归,不可随便扔出修订就强行通过。他们是守住这些价值的人,他们都好想安全回家。」他认为,这次抗争者的耿直单纯,绝对是民意难以逆转的关键。

二‧和理非的对立面 是暴力政权

自称和理非的李家麟虽然觉得成本太大而不赞成冲击,但也不认为应该谴责,「这肯定是一个冲击,但大家也要想,他们有无冲人呢?」他提起立法会内柱子上的清晰涂鸦,「几只字好清楚,『是你教我们和平游行是没用的』。 和理非是暴力的对立,喂,最大的对立面是暴力的政权,而不是整烂几块玻璃入去喷漆、一个人都没伤害的人。这两天都有人写,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幺要冲击,就是要彰显这是一个不公义、不属于人民的地方。他们只是冲击那个地方」。

有人轻生 政府不发一言

抗争者冲击立法会,叫他忽然想起一个病人斩鸡的故事,那一对九年前求诊的母子。记忆中,儿子约二十八岁,在单亲家庭成长,与父亲关係恶劣,情绪时常不稳,「有天妈妈看完病就倾下心事,她说好惊,因为有天儿子下班回来,双眼通红,眼神好兇,说『 我好嬲,你搵嘢畀我斩』,妈妈就入厨房拿砧板,冰箱碰巧有冰鲜鸡,就连菜刀放在旁边,阿仔入厨房关起摺闸,砰砰砰了很久。冰鲜鸡粉碎,弹到周围都是,砧板都裂开」。李家麟看来,阿仔好叻,愤怒时懂得回家向妈妈求助,没有推她斩她,只问有没有东西可以斩,妈妈也好叻,有正面回应。「香港人要求的是政府的回应,就像跟阿妈要一件她收起的东西,阿妈却锁起门。咪敲门啰,不理会,再大力一点,最后敲烂了就话我暴力。」与索取的儿子不同,不获回应起码可以自行发泄,但香港人更是无助,「我们没得自己处理的,没法自己撤销暴动定性、讲特赦、撤回修订,没法追究警队使用过度武力因为他们肩膀上连号码都没有。我们是无能为力的」。相对历任行政长官遇上有人轻生的表态,「起码都会出来讲发生这些事很痛心,希望大家不要再这样做了」,林郑面对四人跳下来了却不发一言,「她直情是冷血。市民这样冲,又怎算得上暴力呢?」

三‧查明施政责任 推到国际法庭

「有人话有霸佔,警方都要做嘢㗎,咪唔好做啰,立法会是属于市民的,咪让市民入去啰,他们要求的是对话。」六.一二当天,群众也曾尝试冲进立法会,李家麟问政府为何不做一个好好的姿势,「如果由他们坐着不走,等你出来对话,立法会没人能出入到瘫痪,由它摊着都没事,咪继续发酵。但现在政府是强力地意图用武力停止这件事」。李家麟认为针对武力行动的独立调查并非单单指向警察,「麻烦看清楚伤亡在哪裏。警察也有人受伤?查啰!」一九六六年发生九龙骚动,事后展开委员会调查,点出群众一连串骚动行为反映殖民管治不足。李家麟认为调查六.一二事件同样应巨细无遗地彻查整件事的缘起以及每一步发展的来由,「一查就要查到为何要执行这样的行动,令警员市民有机会受伤,再推上去,就是谁人搞这条修订出来,一定回到点解开始遇到反对时不听,再而决定让警队以这样的形式执法,导致最后的伤亡」。

「好了,就去到施政问题,就算独立报告出晒,点啊?」李家麟认为几多人查、谁来查都好,始终要将调查推到国际法庭,「如果民意仍很大程度不同意调查报告,香港又是个非民主的政体,点检视呢?」他知道国际取态必然牵涉计算,「香港所以在国际上咁多人认识,就因为它搵得钱多,如果大家都放弃这个利益,咁算啰」。但他认为当国际仍未有统一表态,更要多花心机尝试将这件事推出一点,「现在关门打仔,都要懂得求助」。「这样说不对,儿子应该是政府,市民才是阿妈。」他马上推翻自己的比喻。

四‧全面普选 才能治本

网上搜寻「李家麟」,首先会找到一堆关于他在桥底义诊报道和访问。自二○一一年起,他每个月两个星期日、每个星期四都会到深水埗桥底赠医施药,另外也替低收入人士和癌症病患者义诊,加上要兼顾医馆,忙得不可开交,回头想,他不认为这样做慈善可以真正改善社会,「好像无论如何救火,消防系统和楼宇结构有问题,始终不会安全」。他如此理解五点诉求的争取与达成,认为即使统统得到回应,也不代表香港人能自此快快乐乐,甚至再推一步,有了民主政制亦不是一劳永逸。他说起两年前到冰岛郊区旅游的遭遇,记得当时首都举行大型示威游行,「争取什幺?竟然还在争取男女同工同酬」。他看到这次许多示威者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但认为历史的走向未必能于一代人的生命裏改变,很想跟抗争者好好说一句,结果未必尽如人意,但坚持为自己相信的去做,这件事本身已经是完成了我们的意愿,「要因为我有做这件事而觉得满足。有人会话咁傻啊,游行完又为自己鼓掌。为自己鼓掌有什幺问题呢?不是因为我争取到什幺,而是我做了一件我觉得对的事,我为自己鼓励一下,很ok」。

整个六月,香港人很忙。李家麟如同伞运期间,六.一二也在佔领现场,形容自己的角色是「先预防有人要治疗」,帮忙清理道路上杂物,再次站在石壆下协助逃生。问到医馆的经营可有受影响,他直言:「我都打算执咗佢,商业的部分。」他看出记者的惊讶,续说:「好简单,无论政府今天做几多所谓德政,将库房大半的钱分给市民,不再委任区议员,我仍然反对这个政府,因为不是全面普选,不是民主政制产生的。」他认为表达对一个政体的不认同,罢工是一种方式,「政府是个manager,如果没有人被你manage就要收档。政府需要钱运作,我们工作时挣钱,有一部分也同时养紧社会,只要运作已经在支持。不认同就要先伤害自己利益,同时也伤害它的利益,没办法」。所以他六.一○也参与罢工,六.一二无法搁下预约,便将诊金拨入义诊基金。即使如此,他认为对他来说依然不足够,所以才打算更极端地「不参与」,「如果觉得不ok,点解我还要扮ok,继续现在的方式生活?继续益紧佢(政府)?」

五‧欣赏自己选择 就是你赢的方法

问争取民主是不是他「不参与」的终极愿望?他便说到万物有阴阳,抬头看看悬着的吊灯解释:「拿出一张纸,向灯的那面是阳,纸底就是阴。你有没有见过一张纸可以有面无底?」假想有天香港即使得到民主,他认同政体的同时也会持久地监察和怀疑,「再好的政府都会做坏事,丹麦好了吧,但杀最多鲸豚。大家公道啰,我永远赞成民主政体,因为有得换嘛」。听来人永远不得安乐?他勉励道,我们不是要想怎样回应这个世界,是要想如何回应自己,因为终极胜利永远不在现实上,事物会不停转变,也总有阴暗面,「我行医的,关心生老病死。终极胜利一定在你自己,呼最后一口气出来时,你好锺意自己之前过的日子,欣赏自己的选择,这就是你赢的方法。」观乎这场运动,他认为以有用无用衡量冲与不冲,源自他这代人和上一辈的贫穷意识,他小时候尚且要在家中帮忙剪线头帮补家计,认为成长于九十年代甚至千禧后的新一代正因物质条件相对丰盛,自小懂得「无聊」之道,因而领略无用之用,「打机有什幺用?做每件事都在计算得失,因为穷,不可以再失去」。冲击立法会,有人疑问有什幺用,议事厅内商讨中有人提到「象徵意义」,「他们开始摆脱到纯粹现实世界物质的即时转变。求不到的时候,就求表达自己,表达自己本身是很无聊的嘛,但原来他们最着重的就是这个表达。你都可以说自由、民主好无聊的,有什幺用?一定会发达?社会一定好吗?这就是穷人意识,不会明白心裏富有的人想什幺」。他笑着说:「这班小孩子第日真的会很懂得什幺是快乐。」

文 // 潘晓彤图 // 资料图片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文章


金狮贵宾会中心_博天堂手机客户端官网|商务技术|人科网络|网站地图 诚信在线登录5858_m8娱乐娱诚线路一娱乐游戏 菲律宾申博官网手机版app_新濠备用网址 鸿云娱乐官方下载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澳门英皇平台游戏app_澳门新葡亰97 18luck新利体育官网_星力九代活动新注册送分 通宝tb222手机版_大发黄金版手机登录qT 满亿国际app下载_发条娱乐官网代理网址 优德88官方网站开户_博万通娱乐官网app bd999瑞博注册送_波音线上赌城 4355vip平台_金洋娱乐登录注册